河北省职业农民培训需求的年龄差异与相关对策

河北科技师范学院职业教育研究所 邵会婷 张冬梅 闫志利   2016-05-08 09:52:15


截至目前,农业部在全国安排300个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县(市、区),推动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的有序开展。各地经验表明,培训需求分析是做好职业农民培训工作的关键。为此,我们采用问卷调查法,分析了河北省职业农民培训需求的年龄差异,并提出了相关对策。

一、调查与分析方法

(一)调查方法

基于河北省部分培训专家意见,采用Delphi法制定了职业农民培训需求调查问卷。培训需求设计了培训内容、培训形式、培训教师、培训时间、培训地点等5个维度、23个问项。其中,培训内容和培训形式为多选题,其他均为单选题。培训内容设定为“三新(新技术、新品种、新设备)知识”、“植保知识”、“畜牧知识”、“经管知识”、“政策知识”、“其他知识”等6个问项;培训形式设定为“正规课堂”、“现场指导”、“发送资料”、“农村黑板报”和“电视广播”等5个问项;培训教师设定为“县乡技术人员”、“经营大户”、“专家学者”和“其他人员”等4个问项;培训时间设定为“农闲季节”、“及时安排”、“关键期”和“随时举办”等4个问项;培训地点设定为“县城”、“乡镇”、“本村”和“生产现场”等4个问项。调查问卷经信度与效度检验,确认在可使用范围之内。

问卷调查由河北科技师范学院职业教育研究所组织部分在读硕士研究生和本科生利用2015年寒假时间实施。参与调查的本科生多为班、团干部,责任心较强。调查对象限定为职业农民(一年务农时间在8个月以上),调查范围涵盖了河北省所有县(市、区)。依据2010年河北省人口普查数据,以调查县(市、区)人口基数测算,按农业人口万分之2.5的比例发放问卷1401份,回收问卷1338份,问卷回收率为95.50%;按多项、漏项等标准剔除无效问卷,确定有效问卷1092份,问卷有效率为81.61%。

(二)分析方法

利用EXCEL统计软件对问卷调查结果进行了统计、汇总,并建立了数据库。利用SPSS17.0软件,对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培训需求状况进行了分析。

本研究使用“需求强度”概念表达不同年龄职业农民的培训需求状况。“需求强度”本为营销学术语,指民众对某种商品需求的迫切程度,用对该类产品有需求的人口(目标顾客)与总人口之比来表示。本研究将“培训需求强度”定义为职业农民对培训服务这种“商品”需求的迫切程度。为便于比较分析,将“培训需求强度”分解为“相对需求强度”和“绝对需求强度”2种类型。其中:

相对需求强度=某年龄段职业农民对培训某要素需求人数/相同年龄段职业农民对相同培训要素需求总人数;

绝对需求强度=职业农民对培训某要素需求人数/全部职业农民对相同培训要素需求人数。

二、调查结果与分析

(一)河北省职业农民的年龄特征

调查发现,河北省25岁及以下、25岁以上~35岁、35岁以上~45岁、45岁以上~55岁、55岁以上职业农民分别占职业农民总数的 14.47%、14.10%、11.54%、28.57%、31.32%。可见,河北省35岁以上~45岁的青壮年职业农民最少,55岁以上职业农民最多。

(二)对培训内容需求的年龄差异

河北省职业农民对各类培训内容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三新知识>经管知识>植保知识>畜牧知识>政策知识>其他知识。其中,25岁以上~35岁、45岁以上~55岁、55岁以上职业农民对各类培训内容的相对需求强度与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的排序一致(45岁以上~55岁职业农民对植保知识、畜牧知识需求相同,55岁以上职业农民对经管知识、植保知识需求相同);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各类培训内容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均依次为:植保知识>三新知识>经管知识>畜牧知识≥政策知识(二者需求相同)>其他知识;35岁以上~45岁职业农民对各类培训内容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经管知识>三新知识>植保知识>畜牧知识>政策知识>其他知识。

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植保知识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35岁以上~45岁职业农民对经管知识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其他年龄段职业农民对三新知识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对畜牧知识、政策知识和其他知识的相对需求强度排序一致。显著性检验结果表明,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对政策知识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呈显著性差异(P<0.05),对三新知识、植保知识、畜牧知识、经管知识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呈极显著差异(P<0.01),对其他知识相对需求强度无显著差异(P>0.05)。



(三)对培训形式需求的年龄差异

河北省职业农民对各种培训形式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现场指导>发送资料>电视广播>正规课堂>农村黑板报。其中,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各种培训形式的相对需求强度与绝对需求强度排序相同;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各种培训形式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现场指导>发送资料>正规课堂>农村黑板报>电视广播;35岁以上~45岁、45岁以上~55岁、55岁以上职业农民对各种培训形式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现场指导>发送资料>正规课堂>电视广播>农村黑板报。

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对现场指导的相对需求强度均为最大,其次为发送资料的培训形式;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农村黑板报的相对需求强度明显高于其他年龄段;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电视广播的相对需求强度为第3位,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排在第5位,其他年龄段均排在第4位。显著性检验结果表明,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对各种培训形式的相对需求强度均存在显著差异(P<0.05)。

(四)对培训教师需求的年龄差异

河北省职业农民对各类培训教师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县乡技术人员>经营大户>专家学者>其他人员。其中,不同年龄段职业农民对各类培训教师的相对需求强度与绝对需求强度排序一致。

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均对县乡技术人员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对其他人员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小。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经营大户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县乡技术员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35岁以上~45岁职业农民对其他人员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45岁以上~55岁职业农民对专家学者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显著性检验结果表明,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对培训教师的相对需求强度呈极显著差异(P<0.01)。

(五)对培训时间需求的年龄差异

河北省职业农民对培训时间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及时安排>关键期>农闲季节>随时举办。其中,25岁以上~35岁、35岁以上~45岁、45岁以上~55岁、55岁以上职业农民对培训时间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排序与绝对需求强度相同。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培训时间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及时安排>农闲季节>关键期>随时举办。

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均对及时安排培训时间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对随时举办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小;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农闲季节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排在第2位,其他年龄段均为第3位;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关键期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排在第3位,其他年龄段均为第2位。显著性检验结果表明,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对培训时间的相对需求强度均呈极显著差异(P<0.01)。

(六)对培训地点需求的年龄差异

河北省职业农民对培训地点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生产现场>本村>县城>乡镇。其中,25岁及以下、55岁以上、45岁以上~55岁职业农民对培训地点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排序与绝对需求强度排序一致;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培训地点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排序依次为:县城>乡镇>生产现场>本村;35岁以上~45岁职业农民对培训地点的相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排序依次为:生产现场>本村>乡镇>县城。

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县城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其他年龄段均对生产现场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对到乡镇培训,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相对需求强度排在第2位,35岁以上~45岁为第3位,其他年龄段均为第4位;对本村培训,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相对需求强度排在第4位,其他年龄段均为第2位。显著性检验结果表明,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对培训地点的相对需求强度存在极显著差异(P<0.01)。

三、调查结论及对策

(一)调查结论

本调查结果表明,河北省职业农民以45岁以上为主,25岁及以下的年轻人和55岁以上老年人较多,35岁以上~45岁的青壮年职业农民最少。说明青壮年劳动力转向非农产业的比重较大,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匮乏。河北省必须实施职业农民培训,动员青壮年劳动力留在农村发展现代农业、畜牧养殖业等产业,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增加自身收入。

对职业农民培训的绝对需求强度分析结果表明,河北省职业农民对培训内容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三新知识>经管知识>植保知识>畜牧知识>政策知识>其他知识,对各种培训形式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现场指导>发送资料>电视广播>正规课堂>农村黑板报,对培训教师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县乡技术人员>经营大户>专家学者>其他人员,对培训时间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及时安排>关键期>农闲季节>随时举办,对培训地点的绝对需求强度从大到小依次为:生产现场>本村>县城>乡镇。以此推断,当前职业农民培训最为理想的安排是,组织县乡技术人员赴农业生产经营一线实施现场指导,根据农业生产需要及时安排新技术、新品种、新设备等培训。

对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分析结果表明,在培训内容需求方面,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植保知识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35岁以上~45岁职业农民对经管知识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其他年龄段职业农民对三新知识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在培训形式需求方面,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现场指导、发送资料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35岁以上~45岁对农村黑板报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45岁以上~55岁职业农民对正规课堂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在培训教师需求方面,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经营大户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县乡技术员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45岁以上~55岁职业农民对专家学者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在培训时间需求方面,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农闲季节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25岁及以下职业农民对关键期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低于其他年龄段;在培训地点需求方面,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县城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其他年龄段均对生产现场的相对需求强度最大,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到乡镇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高于其他年龄段;25岁以上~35岁职业农民对本村培训的相对需求强度低于其他年龄段。因此,各级政府职业农民培训主管部门和各级各类职业培训机构应依据职业农民的年龄差异,合理安排相关培训事宜,尽力满足不同年龄职业农民的培训需求。

(二)对策建议

1.加强培训调查。培训需求分析是制订培训计划、设计培训方案、实施培训活动和评估培训效果的基础,对职业农民培训具有深远的、全局性的影响。政府主管部门和培训机构应基于不同年龄的职业农民在培训需求方面存在着差异制定培训计划,而后按照有的放矢的原则,确定培训内容、培训形式、培训时间及选择培训教师等,最大限度地满足职业农民的培训需求。

2.优化培训内容。各级培训部门应全面了解不同年龄职业农民培训的需要,不断优化培训内容。对于25岁及以下的职业农民,应加强植保知识的培训;对于35岁以上~45岁职业农民,应加强经营管理知识与市场信息方面的培训;对于45岁以上的职业农民,应注重新技术、新品种、新设备内容的培训,使职业农民接触到最新的农业成果,促进农民增收。

3.灵活培训方式。各级政府应针对不同年龄职业农民需要,充分利用各种培训方式。对25岁以上~35岁的职业农民,应增加电视广播的培训形式;对45岁以上~55岁的职业农民,应加强正规课堂学习。对25岁以上~35岁的职业农民,应尽量安排在农业生产经营关键期实施现场指导。对25岁以上~35岁的职业农民,应尽量安排在县城培训。

4.完善培训法规。世界发达国家为保证农民的培训需求,均建立了完善的法律体系,确立了政府对满足农民培训需求的责任,如资金保证、政策扶持等,规定了农民参与培训的权利和义务。而目前河北省有关职业农民培训多属于鼓励性政策,应提升到法律层次,对职业农民参加培训的权利及义务,培训组织机构管理等做出具体规定,增强职业农民培训的约束力和执行力。

5.加强培训管理。世界发达国家均设有专门机构组织协调职业农民培训工作,保证了职业农民培训工作的顺利进行。而我国的职业农民培训,尚缺乏统一的领导机构,由农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教育、科技、工会、共青团、妇联等部门分别管理。各个部门在农业培训方面虽然各有侧重,但是在培训内容、时间等方面时有重叠,导致培训资源的浪费。建议建立统一的领导部门,协调各个培训部门的职责,形成统一领导,多方参与的局面。

河北科技师范学院职业教育研究所 邵会婷 张冬梅 闫志利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河北省职业农民培训需求的年龄差异与相关对策